Pride is what I've got.
置顶必读

关于团兵的几篇理解合集

【第一篇】【对dgs中的部分说法的反对意见】

翻译版本多样,因而这里我也不便谈论神谷所说的对错。但是从微博所见的各种说法来看,有一点我一定要反驳,就是关于【引导】

【利威尔不可能为了自己去改变埃尔文。】这是他绝对不会做的事。

在写这篇的时候我无法忍住不流泪,为什么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自己,为什么我会一遍又一遍地思考究竟哪里出了问题,最终,为什么所有都这样轻易地接受了他改变了埃尔文这件事。

Make someone himself 和 Let someone be himself.是不一样的。这就好像家长说“我是为你好”一样,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要让他自由,应该把选择权交给他自己。不论他是为了别人去的,还是为了自己去的,都是他自己的选择,这也是为什么利威尔最后没有真的阻止他。

他是希望埃尔文活下来的,所以他去阻止他。说他不希望埃尔文被别人影响也是有依据的,70话开会说资金那里他的黑脸就能说明,他不能容忍任何人胁迫埃尔文做任何事,包括要求他取得胜利要求他优秀要求他像神一样。所以他自己怎么会去要求埃尔文为(埃尔文)自己而战?

他永远不会要求埃尔文做什么。
  他永远不会要求埃尔文做什么。
  他永远不会要求埃尔文做什么。

他从来没为自己要求过什么。就连不希望埃尔文去送死他也没有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说出来。他没有说“我不希望你死”,他确认了这就是埃尔文的选择以后,他就没有真的阻止他了。“只要这是你的选择就行。”不论埃尔文是为了别人还是为了自己,只要是他自己的选择就行。

他对于埃尔文,就只有“你做你的选择就好,剩下的就交给我,你只要往前飞就好。”他不会无法追随埃尔文,因为他一切都是为了埃尔文。

这次不在于神谷说了什么,动画组怎么安排了,可能是翻译传达不准,关键在于,他对埃尔文的爱,就这么轻易被否定了。

他,没有一丝一毫在为他自己。

在接受这些说法的时候,你看到这个他了吗?真的有人在乎他吗?真的有人爱他吗?

利威尔比任何人都要爱埃尔文。


以下几篇我自己感觉还有不完整和不准确性,逐渐完善和修改中。


【第二篇】【利威尔和埃尔文】

利威尔和埃尔文的梦想究竟是什么呢?

埃尔文真正的梦想并不是巨人的秘密,也不是验证那个猜想,而是 “真就是真。”
 埃尔文的父亲因为说出了可能的真相而惨遭毁灭,而埃尔文感到父亲是因为告诉了自己而死的,于是证明父亲的正确性就成了他的使命。在他心里,父亲的假说成了真相,而他要去找到事实证据来证明父亲是对的,证明真相是真的。

那利威尔的梦想又是什么呢?
他的梦想是埃尔文。我的意思是,他要倾其一生去证明的东西,就是埃尔文或者就在埃尔文身上。

无悔的选择里,他和法兰及伊莎贝尓在天井的时候,第一次出墙看天空的时候,阳光就像是透过他的眼睛照到了他的心上。利威尔从小在地下街长大,见过了黑暗,并渴望去地上的自由美好的生活,他是渴望光明的。但他并没有特别的,自己的强烈的目标。

直到他遇见了埃尔文。

看无悔的选择的时候我一直在想,他究竟在埃尔文身上看到了什么,使他这样义无反顾地追随了他。
 “这个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”恐怕就是说埃尔文求真的信念吧,虽然他当时并不知道这个信念究竟是什么,但是他感受到来自这个男人的,一个强烈的梦想,一个强烈的人生愿望,一种来自生命意义的庞大力量。

那时候在他面前的埃尔文,就像一尊会发光的雕像,落在地上发出隆隆的声音,闪耀着刺眼的光芒。

“那好吧,我就跟随你。”

他开始寻找自己的意义。他被埃尔文征服了,他被埃尔文吸引了。

然后在这个过程中他找到了他自己的梦想。

我认为利威尔对埃尔文的态度是:你是属于你的,你的人生和决定也都属于你,我只要为你排除在你【做出你的决定】后阻碍你前进的东西就行。

所以利威尔那句“我相信你的判断”不是他相信埃尔文的判断,而是那是属于埃尔文自己的选择。如果不是埃尔文让他替自己做选择,他对埃尔文都不干涉。

他与埃尔文在房间里的谈话使得埃尔文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是结果,而不是他的意图。他不会去引导他,哪怕是引导他选择自己,一旦他进行了干涉,这就不是埃尔文自己的选择了,就违背了他让埃尔文成为埃尔文自己的原则。

因此在我看来,利威尔只是问他:“你怎么想的?”而已,因为搞明白了他的想法才能辅助他。但是他是不希望他去死的,他很着急,于是他才做出了试图阻止他去这样的举动,他的话也是顺着埃尔文的逻辑说的,埃尔文要说人类需要他,他就说埃尔文活着对人类更好,但是最后埃尔文表达了“我想去”,他就无法阻止他了,因为埃尔文说他想去。

他气,因为埃尔文不听劝,他很急,但又因为他的不干涉原则使他无能为力,他为这个而烦躁。

埃尔文是自由的,埃尔文要自己去过他的一生。
 成就埃尔文的梦想出于对埃尔文的高度的认可,但最终他的目标变成了成就埃尔文本身,于他而言,埃尔文就是美好的无瑕的,他希望埃尔文成为埃尔文自己,希望埃尔文是彻底自由的,不被任何东西所困住,是被祝福的,这是他对埃尔文的爱,埃尔文是他的梦想。


【第三篇】【利威尔的梦想】

这篇可能带有过重的个人经验影响。
 但姑且也发一下。

nonko之前做了一个挂件,给他俩分别写的:
A child chasing for dream & A child chasing for love

今天群里在讨论为什么有的人在为自己活,而有的人在为自己以外的东西活。
 群里有个快乐的人就一直是为自己活的,她描述了一下她的状态,我说这和我高中之前很像。她说,那你高中怎么了呢?
 我说,我高中开始很多我认为对的事被说成了错的。外加我认识了一位语文老师他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因为议论文写作需要素材,所以跟我们讲了很多一些人为一些事奋斗的伟大故事。很多人只把这个当素材了,但是我相信了。于是我处在了一个,我所信被否定的环境中。
 于是逐渐的,证明我所信越来越多地占据了我本身的意义,最终我无法再为自己活下去了,我变成了,为我相信的东西活下去。
 这个感受并不是我的个例,群里另一个有相似经历的人表示也是这种感受。我们成了无法为自己活下去的人。

埃尔文父亲的死使得埃尔文成为为真而活下去的人。
 一开始我没太在意nonko这个“Love”

但当我经历了今天群里这段对话,我仔细想想,或许就是Love吧。从小在地下街长大,包括他身世带来的不幸,他的眼前充满了暗影。他在渴望着美好的东西,无论是像埃尔文这样的光芒,还是他所不曾经历的爱。

他希望在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存在的,充满价值的生命,美好的人,彻底的爱。

我一直说不出他的梦想,是因为我以为他的梦想是单一的,但或许他的梦想是复合的,是成就一切真善美的集合体。是他生在这个世界上初始的美好的愿景。


【第四篇】【美好的人】

对利威尔来说,埃尔文是个美好的人。

他俊美,智慧,英勇,还充满意志和价值。


什么是美好的人呢?

这让我想起了过去看过的介绍尼采的一个短视频里的一句话:

Can you give yourself your own evil and your own good and hang your own will over yourself as a law?——Thus spoke Zarathustra


他身型高大,拥有像古希腊的雕塑一般美丽的身体和面容,眼睛注视着某样东西熠熠生辉,他用智慧战胜强敌,像一切神话和传说中带领子民走向荣光的伟大帝王,不畏一切天神强权,但又对唯一的真理怀着谦卑的敬畏之心,是英勇的战士更是虔诚的子民,是生命的鼓动更是自由的象征。

就像是古代艺术的雕塑和画作中,人类心目中最原始的崇拜。


这样耀眼的在他前方驰骋的光芒,却又会在他的面前,突然坠落成人,甚至变回一个孩子。他要如何控制自己不爱他呢?


评论 ( 25 )
热度 ( 40 )

© Arch.H海德 | Powered by LOFTER